家族企業中的向心力和離心力

                        編輯:日期:2017-12-23

                        華人移民在海外如果選擇自立門戶,走上創業之路,很多會選擇開餐館,或是經營洗衣店與百貨店等小商店,很重要的原因是這些生意的規模較小、成立手續較為便利、投入的啟動資本不多,以及技術要求不高和經營模式較為簡單(陳祥水,1991)。餐館更因屬于衣食住行的民生必備,具有最基本的市場需求,所需技術水平不高(廚藝),潛在利潤相對較厚之故,深得某些移民的青睞(Christian,2003)。

                        在上期文章中我們對譚氏家族的歷史與背景進行了粗略的介紹,大家可以了解到,其家族上下幾乎全都有營商創業的意識與經歷:譚篤壽創立了冶金工廠,二子、三子曾成為其主要助手,太太曾做小商販,后來其子女(除二子去向不明外)和女婿均投入到米線生意中,可謂全家皆商。貧寒的家境,且移居香港后生活條件欠佳,一家人必須自食其力,這是促使他們各自走上創業營商最重要的因素。

                        另外,當時的英國殖民地政府,視被統治的本地華人為二等公民,來自中華大地的移民更是二等公民中的次等,處境極為不利的譚篤壽一家,既不能在政府或大機構中找到有良好待遇的工作,更沒有政府提供的社會福利,所以一家人必須靠自己的雙手自力更生,挖空心思地想方設法找謀生之路,做自己的生意,而經營及做決定時表現得靈活而具有彈性、生命力強韌等,則成為他們創業過程中的一些突出特點。難怪學術界過去的不少論述,總是將移民視為孕育企業精神的沃土或源泉(Hughes,1968;Wong,1988;Mackie,1993)。

                        兩種創業類型

                        所謂創業,或者創業家,其實有創新型企業家innovative entrepreneur),或稱熊彼特式企業家Schumpeterian entrepreneur),與套利式企業家arbitrage entrepreneur),也稱柯茲納式企業家Kirznerian entrepreneur)兩大類別,而學術界之所以有這樣的分類,與熊彼特(J.A. Schumpeter)和柯茲納(I. Kirzner)這兩位著名經濟學者的理論有關(鄭宏泰、黃紹倫,2004)。

                        簡要地說,熊彼特提出企業家必須具備企業精神,并指出這種精神應具有肯創新、敢冒險和勇于打破傳統的行為和作風,并可時刻推行新組合carries out new combinations),堅持創新求變而不墨守成規的特質,同時又提出五種創新:創造新產品、尋找新市場、尋找新原料、創新生產方法,以及創新組織。換言之,就是創造一些前所未見之物或事(熊彼特, 1934)。

                        而柯茲納認為,并非所有企業家均具有創造性?,F實中,具創造性的企業家比例極小,他們一般都做高端及高增值產業或生意,但大部分企業家其實只在買賣中盈利,即所做生意屬中低端及中低增值生意,而令他們可以生存的關鍵,是他們能夠洞悉市場的機會和空間,例如由于他們掌握市場網絡和資訊,并具有商業敏感度,能夠發掘市場的需求,然后模仿一些已有之物或事,或是別人(創造性企業家)的發明,也可從一些低買高賣或左手交右手的交易經濟活動中,賺取利潤??缕澕{將這些靠市場資訊不完全流通而采用套利方法、賺取盈利的企業家稱為套利式企業家(柯茲納,1973年和 1979年),而這種類別的企業家,在任何經濟體中其實更為普遍和常見。

                        移民創業家的特質

                        若按以上標準而言,具移民企業家色彩的譚氏家族,父母子女上下的創業舉動,自然屬于柯茲納式的企業家,而關鍵或靈魂人物,則應是三哥譚澤群,如果我們綜合坊間傳媒有關他的多個訪談資料,則可以相當清晰地看到不少很有意思的問題。

                        第一,他年幼追隨父母移民到港,其移民身份的遭遇,雖沒父母般強烈,或是一時難以適應,但相信會對某些窮苦、歧視與別無更好出路等經歷感同身受,也必然會深深烙印在他的心坎之中。

                        第二,他上學讀書似乎缺乏耐性和興趣,據說在中學未畢業即已選擇或被逼加入父親的工廠工作。到父親工廠結業后,他曾當計程車司機,然后在有一定積蓄后走上創業道路,并在經歷一系列的挫折后摸索出吸引食客的竅門,令生意得以漸入佳境,而這樣的創業故事,則成為絕大多數移民企業家的寫照。

                        第三,他在烹調做菜與飲食方面有天份,并有深入鉆研的興趣,所以才能令譚仔的米線和土匪雞翼等食品吸引普羅市民的垂青。

                        第四,餐廳食物主打麻辣,看上這個細分市場(market segment),主要原因是在香港尚未有壟斷者,或者說還沒有具實力的競爭者,而他身為湖南人,自小對吃辣情有獨鐘,用他的話是用辣椒養大的(吳美茸,2016),因而既能發揮所長,又可開拓還沒有太多人問津的這個市場。

                        對于第三點,由于兄弟間對譚氏所生產的米線、麻辣湯底及土匪雞翼等獨特口味與配方,到底是由誰發明一事,頗有一些說法上的出入,引起爭執,例如譚澤群一方指出是他本人精心研究成果,但譚澤均一方則說是父親自幼教導的緣故他指的是譚篤壽其實精于做菜,也喜好吃辣,他們兄弟姐妹耳濡目染,所以能對各種辣味,乃至做下飯菜等有所掌握和了解。當然,真正令家常小炒的下飯菜與飯食可以變成大眾化口味,甚至變成一盤生意,甚至以中央廚房的方式確保食物品質和統一的食品標準,則應是諸兄弟姐妹的努力,其中三哥譚澤群的功勞應該是最大的。

                        如果用柯茲納創業家理論看,無論是米線、麻辣湯底,乃至于土匪雞翼,其實均非什么新鮮事物,就算是利用不同飲食配搭,創出一些新意思和新味道,以迎合市場需求,在熊彼特的眼中,也實在不屬于重要發明與創新。盡管如此,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雖然香港人不太愛吃辣,辣菜、辣面等不是香港民眾的主食,但在譚澤群的帶頭開拓下,以辣為主打的譚仔云南米線,卻殺出一條血路,闖出一片新天地,令譚氏兄弟不久即能在競爭激烈的香港飲食界站穩腳,其發展實在令不少人嘖嘖稱奇。

                        譚氏兄弟的管理特點

                        進一步分析發現,譚氏兄弟在創業、開拓市場,乃至經營管理上,其實均流露出不少移民企業家的風格、特質與心態。直接點說,譚澤群最初與六弟譚澤強創業時,走的是本地大眾口味的茶餐廳路線,但在試驗失敗后他們立即變陣,改攻自己及家族更為熟識的辣味路線,并摸索到了通往成功的竅門。

                        由于湖南人慣吃辣,他們最初推出麻辣湯底時,因為未能符合本地市民口味招來了顧客異口同聲的大呼太辣。他們隨即進行調整,在辣味上進行了一系列的本地化改造,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舉措,是將湯底的辣味分為不同級別,以符合不同食客對辣味不同的接受程度,并進行有效地市場開拓,進而,復制一家又一家的米線連鎖店。

                        對于譚氏兄弟這種以麻辣米線為主打,配以辣味特色小吃自由配搭的生意,有分析指出其經營方法,其實是香港地方特色食品車仔面的變身,只是主調改為不同級別的辣味,而原來的面改為米線而已。而麻辣的味道,則因年輕人較易接受新事物和新口味而能獲得其垂青,所以能成功攻陷80、90后香港人(吳美茸, 2016)。

                        自從分店愈開愈多后,譚氏兄弟開始深入思考如何確保食物質量與統一食品水平的問題。其他大型連鎖快餐集團已行之有效的中央廚房制度,迅速進入其視野,然后他們斥巨資設立中央廚房,藉以更有效地處理食物、統一質量,同時強化調配,減少采購重疊與存貨積壓。由于中央廚房對于各連鎖店的食品質量影響尤為重要,關系生意命脈,所以據說譚澤群將絕大多數時間都放到對中央廚房的管理上。

                        另一個有特點的管理風格——這后來也變成餐廳的一個賣點,則是譚仔聘用了大量新移民女工,設立了媽媽更兼職(用內地話說,即是大媽),方便員工照顧家庭(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2016)。由于譚氏兄弟大多口音不正,常會引來食客笑話。但那些新移民大媽員工卻因服務態度誠懇親切而深得包括年輕人在內很多顧客的稱贊,并令這一特殊聘用安排變成了譚仔的一大服務特色。

                        對于這種為新移民提供方便的聘用手法,坊間自然有了不同說法,有些更認為這是一種歧視,曾因移民身份受過歧視的譚澤群,相信自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但他在接受記者訪問時只是輕描淡寫地回應:

                        大量聘用新移民大媽,并非性別歧視,只因飲食業請人難,新移民肯搏肯捱,于是一拍即合……好多女工是由鄉里之間一個介紹一個,以貴州及四川最多(不知是否好辣之故)。她們很夠義氣,絕對是兩肋插刀,但不會插你兩刀?。▍敲廊?,2016

                        突圍香港餐飲界

                        無論是麻辣口味的特色,還是聘用新移民女工的特色,抑或是各種麻辣小吃自由配搭的特色,有分析指出這些形成了譚仔三哥特有的市井文化(吳美茸,2016),而說到底是指譚仔米線貼近草根,符合市民需求。此點相信是譚仔可以在香港快餐飲食界突圍而出,成為一道風景的關鍵所在。

                        譚仔米線生意節節上升,每年的營業額更把很多老牌大型快餐飲食集團如美心、大家樂、大快活,甚至是麥當勞和肯德基等比了下去,盈利能力更是尤其突出(我們將在下文討論),所以常常成為不少財經媒體爭相報導的焦點(陳詠研,2016)。至于人們最為關心的問題,譚仔米線會否上市的問題,譚澤群的回答是:

                        美心是飲食界巨人,都沒有上市,我還是努力做好盤生意,對自己有個交待,錢是其次……我安于一間間鋪砌出來(打拼出來),管理不善會死得好快!老老實實做,不沾手任何炒賣,實業永遠不會死?。▍敲廊?,?2016

                        由此觀之,作為譚仔米線靈魂人物的譚澤群,對于企業的發展還是秉持小心踏實的態度,既注意到同行有選擇不上市的例子,也察覺到上市所帶來的風險,所以他寧可選擇踏實的發展道路,不但沒有打算上市,也強調不會參與任何炒賣,至于一間一間地開設分店,看來應該會成為他繼續經營譚仔三哥米線的一項重要策略或原則。

                        家族企業中兩股并存的力量:向心力和離心力

                        我們在連續兩期文章中藉著譚仔米線這個家族的發展故事,一是說明移民背景如何滋生創業意欲問題,二是更好地解釋任何家族同時并存的兩股力量:向心力與離心力。父母健在,向心力強而兄弟姐妹眾多的家族,上下同心協力必然可以釋放巨大發展動力,推動企業前進。但是,當父母去世,失去權威領導時,在諸子均分意識的驅使下,離心力必然高于向心力,于是難免導致四分五裂的情況,最后以分家告終(鄭宏泰、高皓,2016)。

                        兄弟分家容易被貼上負面標簽,被認為會削弱家族財產積累,但如果能深入而多層次地理解中國文化與家族企業的發展特質,便會發現分家同時產生兄弟間會相互比較,進而刺激起彼此競爭也會產生的巨大力量。這些特點在譚氏家族個案中有所反映,相信可為我們提供很多具啟發性的思考。

                        當今的香港經濟已經十分成熟,巨型企業壟斷各行各業,創業空間已大幅收窄,而在移民心態又已悄然消退的環境下,譚氏兄弟創立譚仔米線,并可由小店發展成連鎖店,甚至將分店開到成行成市,更可吸引日資巨企垂青,以高達十億港元的天價,收購其中一系的譚仔云南米線,無疑令不少市民感到意外。麻辣米線并非本地主食,但在大力推廣下獲本地市民歡迎,令其殺出一條血路,且企業聘用不少新移民婦女,乃至創業、經營和管理時處處流露出的講求實效與變通,這鞋無疑與典型移民企業的形象及舉止十分吻合。

                        更值得關注的是傳統諸子均分文化如何左右譚氏家族企業發展。譚氏家族由諸兄弟姐妹攜手創業以打下基業,到大家因共事相處不合而分家,雖然印證了華人家族家大必分的常態(鄭宏泰、高皓,2016),但同時又清楚說明分家不一定會令家族企業走向敗亡或萎縮:由于中國文化強調兄弟之間為了光宗耀祖或為了證明自己并非阿斗,在分家后愈會發奮圖強,所以必然會互相競爭和較量,因而可變成推動家族企業不斷發展的正面力量。譚氏昆仲同心協力地創業,然后經歷分家,然而分家后他們并未走向沒落,而是各領風騷,干出好成績,其中一系獲日資企業垂青收購,另一系亦表現卓越,正是最好的明證。

                        ?

                        鄭宏泰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與政治研究中心聯席主任。鄭教授主要從事華人家族企業與港澳社會政策研究, 并在國際、國內學術期刊上發表相關論文數十篇,主持多項香港研究資助局、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項目及臺灣蔣經國基金科研項目。

                        ?

                        高皓博士??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戰略合作與發展辦公室主任。高博士在家族憲法、家族信托、家族辦公

                        室等領域有前沿研究,并擔任《家族企業治理叢書》、《家族財富傳承叢書》主編。


                        新刊推薦 更多

                        亚洲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