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的大臣與非主流少主

                        編輯:日期:2018-10-10

                        大明弘治十八年(1505 年)五月,弘治皇帝在三十六歲的盛年突然去世,十四歲的朱厚照成了新皇帝,即明武宗正德帝。

                        十四歲的年齡對一個皇帝來說,未免太年輕了些。這個年齡在今天,不過是一個初中生,然而朱厚照卻要承擔起治理整個國家的重任。

                        因此我們可以想象端坐在奉天殿那尊巨大的寶座上時,這個少年是何等手足無措。昨天他還因為和太監們玩頂牛游戲輸了哭了一鼻子,今天他卻成了整個帝國的新當家,帝國的所有重大事情都要聽候他的裁決才能施行。

                        做皇帝“不好玩”

                        幾乎所有中國人都非常羨慕的皇帝這一職位,給朱厚照帶來的第一個感覺卻是“不好玩”。因為他過早地接了班,而且還是全中國任務最繁重的一個工作崗位。

                        他再也不能隨心所欲地想睡就睡,想起就起。每天早上六點,他就要被太監叫起來,準備早朝。整整一個上午,他都被鋪天蓋地的奏章和千頭萬緒的政務所包圍,聽那些頭發花白的老頭子絮絮叨叨地講那些他根本聽不懂的繁雜政事。早朝之后,便是日講,也就是兩個小時的學習。午膳之后,更要習字,練習批閱奏折。直到晚飯后,他才能有一點自己的時間,到后海泛泛舟,到工匠處看看木匠做活兒??墒且坏叫缯?,也就是晚上八點鐘,他就必須回宮睡覺了。

                        更要命的是,不論他到哪里,做什么,身邊都跟著文書房的太監,記下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是為“起居注”,將來要編成實錄,傳給后世臣民,供他們借鑒“學習”。

                        我們可以想像從小嬌生慣養的朱厚照對皇帝這份工作是多么不適應。剛剛上任,朱厚照摸不著水深水淺,咬著牙堅持了一個多月??蓛H僅三十多天過去,他就熬不住了。他起床越來越晚,上朝時間越來越短,日講學習也越來越敷衍。據正德年間大臣的筆記記載,在登基一個月后,經常日上三竿,皇帝還不起床。那些站在宮門前等候皇帝的儀仗隊實在堅持不住,橫七豎八地“坐臥任地”,三三兩兩地坐在那兒閑聊。那些太陽還沒出來就進宮的大臣更是腰酸膝軟,他們大多年事已高,“棄杖滿地”,不斷捋著胡子長吁短嘆。威儀嚴整的朝堂一片狼藉,如同候車大廳。好不容易等皇帝出來了,敷衍一個時辰,就早早宣布退朝。(藍東興《明武宗評述》)退朝不久,人們就會發現皇帝帶領一隊太監馳出宮門,或者去南苑打獵,或者去西海泛舟。

                        整個帝國都陷入了憂心忡忡之中。那些受先帝顧命的朝廷重臣更是心急如焚,片刻難安。在他們看來,大明王朝的前途已經岌岌可危。


                        “道德榜樣”不能垮

                        在中國的傳統治理結構中,皇帝實在太重要了。在中國式政治結構之內,權力集中在皇帝一個人之手,天下所有重要的事情都要由皇帝一人來決定,所謂“天下之事無小大皆決于上”。整個國家的興亡端在他一個人身上,他的任何一個細微舉動都會對天下產生重大影響。黑格爾認為,中國式專制的缺點在于,只有皇帝一個人對整個國家的前途命運負責,其他人都缺乏責任心?;实郾仨殦斊疬@個龐大帝國中那個不斷行動、永遠警醒和自然活潑的“靈魂”?!凹偃缁实鄣膫€性竟不是上述的那一流—就是徹底道德的、辛勤的、既不失掉他的威儀而又充滿了精力的—那么一切都將廢弛,政府全部解體,變成麻木不仁的狀態?!保ê诟駹枴稓v史哲學》)

                        而且,皇帝不止有政治上的作用,還有思想文化上的作用?;实蹖θ珖嗣竦牡赖掳駱幼饔蒙踔林赜谒谡紊钪邪l揮的作用。人們相信,皇帝的一舉一動都會對世道人心產生重要影響,如果他克己守禮,則天下百官萬民都會翕然響應,父慈子孝,奉公守法,天下大治,所謂“一人正而天下正”也。如果他胡作非為,名分混亂,則人心失散,王綱解紐,大亂將至。

                        按照儒學標準,一個好皇帝應該“端居深拱,垂裳而治”,像個木頭牌位似的坐在大殿之內,神情莊嚴地閱讀經史、披閱奏章,把全部精力貢獻給政治事業。他不但不能縱欲妄行,甚至也不應該有屬于自己的興趣愛好。

                        因此,新君上任不到半年,就耽于游戲,懶于上朝,在大臣看來,是極其危險的行為?!坝豢煽v”、“漸不可長”,三位顧命大臣經過商量,聯名起草了一道分量很重的奏折。這道奏折說,皇帝登基幾個月來,犯了如下幾條錯誤:

                        一是,上朝太晚,為政不勤;

                        二是,到內府的工匠處觀看工匠做活兒,有失身份;

                        三是,到海上去泛舟,不計安危;

                        四是,經常外出行獵;

                        五是,內侍所進的食物,不經檢驗,就隨意食用。(《明武宗實錄》)


                        人欲與天理的對壘?

                        其實,對于一個少年來說,以上這些行為十分正常。要讓一個十四歲的孩子突然對政治感興趣無疑是不現實的,而到工匠處觀看工匠干活兒不過表現了他正常的好奇心而已,打獵和泛舟偶一為之對于精力充沛的他來說也不算過分。至于讓身邊太監買來一些宮內吃不到的新鮮小吃,似乎也不應在國家正式公文中憂心忡忡地提及。

                        可是,和我們的看法截然相反,在明朝的文臣看來,對于一個皇帝,這些都是不可姑息的罪過。他們語重心長地說,皇帝是萬乘之尊,他的安全關系到整個國家的安危,所以不應該從事任何不安全的游戲,更不能隨便吃外面的東西,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讓全國人民怎么辦?!

                        幾位大臣詳細地剖析了產生這些行為的原因以及將為帝國帶來的嚴重后果。他們說,皇帝耽于游戲,不愛理政,都是因為“人欲”蒙蔽了“天理” 的緣故。他們充分發揮“從一個雞蛋到萬貫家財”的中國式邏輯,宣稱如果這樣下去,國家綱紀將受到破壞,邪惡戰勝正義,后果不堪設想:“若為君之人,人欲戰勝天理,天長日久,將三綱盡淪,國法盡壞,朝廷中的君子將受制于小人,中國的疆土將盡入于夷狄,國破家亡,就在目前?!?/span>

                        這是小皇帝繼位后受到的第一次勸諫,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如此嚴厲批評。父親臨終前,曾經拉著他的手讓他給這些顧命大臣行揖禮,告訴他以后要聽他們的話。對于這些冷若冰霜不茍言笑的白胡子老頭,他心里還是有幾分懼怕的:剛剛當上皇帝,他摸不清他們的底細,也不知道和他們鬧翻會是什么后果。接到這份奏折,他又打起精神,老老實實在宮內憋了幾天,認認真真上了幾天朝。

                        可是他的耐性實在是有限。不過半個月之后,他又故態復萌了。并且,這次更是變本加厲:他干脆開始“逃席”?;实鄣脑绯螖抵饾u稀少。有許多次,文武百官集合在宮門之外等候了很長時間之后,卻等來了司禮監太監那不男不女的難聽聲音:“圣上身體不豫,早朝免!”可是不久之后,后宮就會傳出鼓樂和喊殺之聲。人們知道,皇帝又開始玩那些騎射作戰的游戲了。

                        顯然,朱厚照從小受到的“縱容與嚴苛”并存的教育,在他登基之初就顯露了弊端,與老臣的對壘或許只是導火索。那么面對著這樣一個荒嬉的皇帝,大臣們又會有怎樣的行動呢?朱厚照這樣的一位皇帝是怎樣坐天下的呢?他這樣一個特殊的皇帝又將帶給我們怎樣的啟示呢?我們留待下文。

                        新刊推薦 更多

                        亚洲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